服务热线: 400-928-5178
 
 
 
文章发布 Case
Case 最近案例
说明: 一滴水,能折射太阳光辉。一桩案,能彰显法治道理。核心价值观是一个民族赖以维系的精神纽带,是一个国家共同的思想道德基础。如果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魂无定所、行无依归。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承担着执法办案、明断是非、定分止争、惩恶扬善、维护正义的神圣职责,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肩负着重要使命。法院的一纸判决不仅仅是对一起具体案件的处理,更是对社会风尚的一种引领。人民法院每年都要审结大量案件,其中一些看似很“小”的案件却产生了巨大影响力,它们传递法治正能量,引领道德新风尚,赢得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对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挥了积极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推出“小案大道理 时代新风尚”栏目,带您一起回顾那些熠熠生辉的“小案”,回味那些蕴含其中的“道理”,共同感受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所弘扬的公平正义正能量。今天回顾的是微信群脏话案,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林业集团总经理助理、法务部部长黄超以及大V苏航进行了精彩点评。案情回顾2019年8月10日中午,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暑热难耐。居住在北海市海城区高德街道某小区的戴某外出买菜回家经过小区值班室时,小区物业管理人员钟某因戴某的物业费缴纳问题,与戴某发生争吵并辱骂戴某。其间,钟某用手机对着戴某拍摄视频。戴某报警后,高德边防派出所两名民警到达现场处置,处置情况注明为“进一步调查”。原本这场争执到此该结束了,然而当天下午,钟某(备注名称为“物业钟仔180XXXXXX17”)在拥有245名群成员的“某小区业主群”微信群内发布戴某的视频(直至2019年11月11日该视频仍在微信群内),并在该微信群内发表“开始我以为那女的要脱光”等言辞,群内其他人员亦有“脱光就没看头”等不当的言辞回应。次日,戴某因血压升高在市医院取药,并于两日后在市医院心血管内科就诊。业主群聊天记录戴某表示,钟某在公共场合,辱骂自己还录制视频发到业主...
2020 - 06 - 05
说明: 来源:上海知产法院神似“鼎丰”料酒王的“西源春”料酒商品会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是否构成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5月20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对上诉人柘荣县荣辉太子参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辉太子参公司)与被上诉人上海鼎丰酿造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丰公司)、原审被告上海市松江区中山街道松金食品店(以下简称松金食品店)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装潢纠纷案进行二审宣判,判令荣辉太子参公司、松金食品店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荣辉太子参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鼎丰公司经济损失8万元及合理开支2万元,松金食品店对其中的4000元合理开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宣判现场“西源春”料酒商品和“鼎丰”料酒王起纷争鼎丰公司创始于1865年,生产的“鼎丰”料酒王商品多次被认定为知名商品,其装潢为特有装潢。鼎丰公司发现荣辉太子参公司、松金食品店未经其许可,擅自在生产、销售的净含量为300ml、450ml、500ml的“西源春”料酒王及“西源春”料酒商品上使用了与“鼎丰”料酒王商品装潢近似的瓶贴,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侵害了鼎丰公司的合法权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荣辉太子参公司、松金食品店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登报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荣辉太子参公司赔偿鼎丰公司经济损失30万元以及合理支出2万元,松金食品店对合理支出2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鼎丰”料酒王瓶贴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鼎丰公司的“鼎丰”料酒商品已有多年的生产历史,在1993年即已获得“中华老字号”称号,并多次获得“上海名牌产品”等称号,可以认定其具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并为相关消费者所知悉。“鼎丰”料酒王商品瓶贴装潢在文字、图案、色彩及其组合等方面设计感较强,经过长期使用、宣传,已经与“鼎丰”料酒王商品形成特定联系,故涉案装潢属于有一定影响的商品的特有装潢。“鼎丰”料酒王装潢(左一)和被诉侵权商品装...
2020 - 06 - 03
说明: 实践中很多人会疑问,生育津贴就是产假工资吗?生育津贴与产假工资可以同时享受吗?如果不能同时享受那应该怎么做呢?今天我们就来一起学习生育津贴与产假工资的相关知识吧。产  假什么叫产假产假是指女职工在产期前后所享受的休假待遇。产假的时间情形产假天数顺产的国家规定产假天数为98天,江苏省在此基础上延长了30天,即128天;其中产前可以休假15天;难产的,增加产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增加产假15天。怀孕不满2个月流产的享受不少于20天的产假怀孕满2个月不满3个月流产的享受不少于30天的产假怀孕满3个月不满7个月流产、引产的享受不少于42天的产假怀孕满7个月引产的享受不少于98天的产假产假工资的发放标准产假期间视为出勤,在规定假期内照发工资,不影响福利待遇,国家法定休假日不计入前款规定的假期。生育津贴什么叫生育津贴生育津贴是职工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享受产假或者计划生育手术休假期间获得的工资性补偿。生育津贴的享受条件依法缴纳生育保险且连续缴满10个月;对于未按照规定办理社会保险登记或者未按时足额缴纳生育保险费,生育津贴的支付标准按照职工产假或者休假前工资的标准,由用人单位支付生育津贴享受的时间情形标准顺产生育的江苏省规定生育津贴与产假天数同步调整,即享受128天的生育津贴;其中难产的,增加15天的生育津贴;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增加15天的生育津贴妊娠不满2个月流产的享受20天的生育津贴妊娠满2个月不满3个月流产的享受30天的生育津贴妊娠满3个月不满7个月流产、引产的享受42天的生育津贴妊娠满7个月引产的享受98天的生育津贴生育津贴的发放标准计发基数为职工所在用人单位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除以30。生育津贴与产假工资之间的关系首先要明确的是,生育津贴与产假工资并不能划等号,两者也不能同时享受。根据《社会保险法》以及《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的规定,...
2020 - 06 - 01
说明: 带货主播的角色随着直播平台的兴起,“直播带货”也成为近期中国网购消费升级中的一个热词。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像李佳琦、薇娅这样的“直播带货王”也脱颖而出。那么,从现行法律框架来看,主播究竟是广告代言人、导购,还是表演者,抑或是其他角色呢?《广告法》中规定了哪些角色?《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商品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通过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介绍自己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商业广告活动,适用本法。本法所称广告主,是指为推销商品或者服务,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本法所称广告经营者,是指接受委托提供广告设计、制作、代理服务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本法所称广告发布者,是指为广告主或者广告主委托的广告经营者发布广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本法所称广告代言人,是指广告主以外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根据上述规定,我们可以看到法律为广告活动划分了四种角色: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以及广告代言人。结合大众的认知,我们再补充导购和广告表演者这两种角色。01广告主根据法律对广告主的定义,以推销商品或者服务为目的,无论是自己还是委托他人设计广告、制作广告或者发布广告,也无论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是自然人,都是本法所称的广告主。根据该规定,自行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的,其身份仍然是广告主,而非广告经营者或广告发布者。此外,广告主为自己代言的,也属于广告主而非广告代言人。举几个例子:①“我为自己代言”的聚美优品CEO陈欧;②罗振宇在综艺节目上为自己创办的得到APP进行宣传;③董明珠为格力“直播带货”。02导购其实法律上对于“导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结合其实际情况,并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们可以将导购理解为广告主的雇员。广告主雇佣导购,由其通过商品或者服务的介绍,解除...
2020 - 05 - 29
说明: “阴阳合同”引纠纷案情回顾2019年8月29日,李某夫妇与杨某夫妇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李某夫妇将其所有的房屋以93.5万元的总价出售给杨某夫妇;在30个工作日内,杨某夫妇支付首付款38.5万元并就剩余房款申请贷款,双方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在40个工作日内,李某夫妇将房屋交由杨某夫妇占有、使用……当日,杨某夫妇向李某夫妇支付定金2万元。为规避过户税费,2019年9月19日,李某夫妇与杨某夫妇另签订一份《存量房买卖合同》,载明房屋总价款为76万元。次日,杨某夫妇向资金监管账号存入23万元,10月8日,银行将贷款53万元发放至上述账号。但杨某夫妇未支付剩余15.5万元房款。至2019年10月15日,李某夫妇未交出房屋,杨某夫妇一怒之下将李某夫妇告上了法庭,请求判令李某夫妇按照合同约定交付涉案房屋并协助办理产权转移登记,并请求判令李某夫妇赔偿迟延交房期间的经济损失。一审法院认为,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存量房买卖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结合双方签订的合同、当事人陈述,法院对约定房屋成交价为93.5万元予以确认。双方口头约定两份合同首付款差价15.5万元过户时一并给付,杨某夫妇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双方至今未办理过户,不能因杨某夫妇未给付15.5万元而认定其违反了合同约定。本案不符合约定及法定解除条件,李某夫妇不享有解除权,因李某夫妇行使解除权不当,至双方履行合同中产生分歧,给杨某夫妇造成损失。结合涉案房屋同地段同类房屋租金情况及双方陈述,法院对杨某夫妇要求李某夫妇给付迟延交房损失至实际交付房屋之日止的主张予以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李某夫妇协助杨某夫妇办理过户手续,同时杨某夫妇向李某夫妇支付购房款15.5万元及《存量房交易资金监管存款凭证》;李某夫妇向杨某夫妇交付涉案房屋并赔偿杨某迟延交房损失。李某夫妇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徐州...
2020 - 05 - 27
说明: 转自:杭州中院近日,备受关注的“河南女孩应聘遭拒案”迎来二审判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小闫及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上诉,维持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作出的“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赔偿小闫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合理维权费用损失共计10000元,向其口头道歉并在《法制日报》公开登报赔礼道歉”判决。案件回顾河南女孩应聘遭拒,将应聘单位告上法庭24岁的小闫是河南人,大学专业是法学。2019年7月3日,小闫在一家求职网站上看到,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在招人,遂投递了简历,应聘该公司的“法务”和“董事长助理”两个职位。2019年7月4日,小闫收到了该公司回复,不适合原因一栏只写了“河南人”三个字。小闫认为,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招聘人员存在地域歧视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第三条“劳动者就业,不因民族、性别、宗教信仰等不同而受歧视”,以及第二十六条“用人单位招用人员,应当向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公平的就业条件,不得实施就业歧视”之规定,并以此为由将对方起诉到了杭州互联网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向她支付精神抚慰金6万元;向她口头道歉;并自判决生效之日起连续15天在《人民日报》《河南日报》《浙江日报》等媒体向她登报道歉。2019年11月26日上午,杭州互联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当庭宣判。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存在就业歧视的行为,侵害了原告平等就业权,当庭宣判被告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向小闫赔偿精神抚慰金9000元及合理维权费用损失共计10000元;向小闫口头道歉并在《法制日报》公开登报赔礼道歉。双方均上诉,二审维持原判一审宣判后,小闫及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均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小闫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以其经济状况、年龄、性别、社会地位等因素,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法律依据,且对两个侵权行为酌定9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过低。浙江喜...
2020 - 05 - 25
说明: 王师傅以安装家具为生,在一次入户安装时不慎受伤,他认为作为雇主的家具公司应该承担赔偿责任,遂将家具公司诉至法院,日前,铜山法院审结这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依法驳回了王师傅的诉讼请求。案情简介:安装卫生间脸盆时受伤,工人起诉家具店原告王师傅从事家具安装工作,自带部分工具,一般按60元/平方米收费。被告红叶公司经营全屋家具定制,2018年8月的一天,位于铜山区某小区的客户需要上门进行安装家具,被告遂找到原告进行家具安装作业,并预付安装费5000元。被告按照客户要求修改设计,即单盆增设为双盆,后将安装工作交给原告,并告知安装要求。原告与客户约好时间后独自至现场安装,安装过程中需要对格栅进行切割,在使用其自带的切割机作业过程中,因空间狭小、作业难度大等原因,不慎将自己左前臂割伤。后原告在医院住院治疗。因对赔偿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王师傅将红叶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7万余元。法院判决:原告操作不当导致受伤责任自担铜山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1)双方不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2)双方约定一次性结算劳动报酬5000元,并非分期给付劳动报酬;(3)被告并未给原告限定工作时间,而关注的是安装的家具安装成果;(4)双方仅约定由原告为被告安装完其客户家的家具,即由原告一次性提供劳动成果,并非继续性提供劳务。综上,不应认定双方当事人之间为雇佣关系。应根据双方当事人在安装家具过程中造成切割机致人损害有无过错的实际情况,确定各自的民事责任。原告从事家具安装工作多年,对其自己携带的切割机操作娴熟,应当知道在操作空间狭小,操作难度大的情况下,可能造成人身损害事故的发生,因原告自己操作不当导致自身受伤,责任应当自担。被告对原告的受伤不存在过错,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主张,不应予以支持。最终,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原被告均未上诉,目前判决已生效。法官说法:要妥善区分承揽合同和雇佣合同据主审法官...
2020 - 05 - 22
说明: 来源:人民法院报因为公司内部组织结构调整,李某所任职的高管岗位被取消,年底前公司向她发出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李某认为自己已工作满一年,尽管还没到公司历来发年终奖的时间,可这笔奖金是她应得的,于是她诉至法院,要求公司支付13.8万余元的年终奖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该公司应当向李某支付年终奖。公司内部调整岗位被取消,员工被动离职诉讨年终奖2017年1月,李某与一家保险公司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担任战略部高级经理一职。但令李某没有预料到的是,同年10月,该保险公司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决定撤销战略部,李某所任职的岗位也因此被取消了。为此,李某与公司就变更劳动合同等事宜展开了近两个月的协商,但没有达成一致结果。12月29日,该保险公司以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双方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协商一致,向李某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李某对解除决定不服,故起诉要求恢复与该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同时要求公司支付2017年度年终奖13.8万余元等。 保险公司提出,公司每年度年终奖会在次年3月份左右发放。对于年终奖,公司在员工手册中有明确规定:年终奖金根据公司政策,按公司业绩、员工表现计发,前提是该员工在当年度10月1日前已入职,若员工在奖金发放月或之前离职,则不能享有。因此,不同意支付李某年终奖金。一审法院认为,员工手册明确规定了奖金发放情形,李某在某保险公司发放2017年度奖金之前已经离职,不符合奖金发放情形,故对李某要求2017年度奖金之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作出后,李某不服,提起上诉。劳动一整年且正常履职,法院判令公司支付年终奖上海二中院认为,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项规定,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
2020 - 05 - 20
说明: (图源“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上周日(5月10日)全国品牌日当天,央视著名段子手朱广权、带货达人李佳琦再度携手,开启“国货正当潮”直播专场。这次活动,也被央视“官宣”为“小朱配琦”第二季。 (图源“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小朱配琦”源于央视新闻新媒体联合各大平台发起的“谢谢你为湖北拼单”公益行动。该公益行动于2020年4月1日起上线,2020年4月6日晚,“小朱配琦”第一季即央视新闻“谢谢你为湖北拼单”公益行动首场带货直播。据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消息,该场公益直播吸引了1091万人观看,累计观看次数1.22亿,直播间点赞数1.6亿,两个小时的直播,累计卖出总价值4014万元的湖北商品。“小朱配琦”第二季数据虽未公布,但反响热烈,从公众参与度看,成绩定然不菲。甚至可以说是mini版的“双十一”。但是,狂欢的背后,笔者开始担心这“小朱配琦”还能用多久。 (图源“中国商标网”) 根据笔者在中国商标网的检索结果,截止目前“小朱配琦”已被国商房地产营销策划(陕西)有限公司、嘉兴顿奴时装有限公司、恩施蓝焙茶业股份有限公司、天门陆羽国际茶圣茶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及崔猛五个市场主体(其中包括四家公司和一家个体工商户)提交了19件商标注册申请。特别是嘉兴顿奴时装有限公司申请件数达9件之多。从申请注册商标的类别来看,第30类商标(主要包括日用或贮藏用的植物类食品,以及调味佐料等)注册数量最多,达到4件;有“万能商标”之称的第35类商标(主要包括由个人或组织提供的商业服务)次之,但也有3件。此外,这19件商标还涵盖第3类、第21类、第25类等13个种类。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这19件商标除崔猛申请的1件商标于2020年4月17日申请外,其他18件商标均在2020年4月8日至4月10日三天申请,在“小朱配琦”第一季播出时间2020年4月6日之后。根据《商标法》规定,经商标局...
2020 - 05 - 18
说明: 转自:昆山法院2012年7月,刘先生和昆山某传质设备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为期一年的《劳动合同书》,到期后虽然没有续签合同,但为该公司“服务”了6年多后,被一纸《通知函》解除了“劳动合同”,刘先生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申请劳动仲裁也未成功,于是将公司告到了昆山法院。据刘先生诉称,2012年7月27日他与昆山某传质设备有限公司签订了《全日制劳动合同》,合同期间为2012年8月1日至2013年7月31日。合同约定,刘先生在公司从事电工工作,每月25日发放工资800元。合同到期后,双方未再签订书面合同,但刘先生仍继续为该公司提供服务,且公司每月向刘先生支付1388元,直至2018年12月20日,刘先生突然收到公司的《通知函》,告知不再需要他的服务,当月即停止了付款。刘先生认为,双方之间签订有《劳动合同书》,其后也一直“受雇”于公司,劳动关系真实有效,应当受法律保护。现公司违法解除合同关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刘先生向法院诉请确认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并补足工资差额2.5万余元。昆山某传质设备有限公司在法庭上却给出了另外一番辩解,公司表示,虽然双方签订期限一年的《全日制劳动合同书》,但实际上,刘先生仅根据公司每月约1-3次左右的生产设备电路检修需求,提供相应的劳务服务。因刘先生所提供劳务简单、单次计量报酬较少,且公司对电路检修劳务需求服务较为稳定,每次都是刘先生接到通知后再到公司提供相应服务,故双方协商一致,采用包月形式,由公司按月向刘先生支付800元劳务报酬(后调至1388元) 。所以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刘先生仅提供偶尔且短时间的劳务服务,公司支付合理的劳务报酬,实属劳务关系。同时,经仲裁委查明,刘先生的社保一直在某陶瓷(昆山)有限公司缴纳,其本身又是昆山开发区某建材商行的经营业主。法院审理后认为,刘先生所从事的工作系电工,并非昆山某传质设备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公司未对刘先生...
2020 - 05 - 13
说明: 马某某于1984年创作完成《鹅鹅鹅》工笔画,再现了野花丛中由近及远的23只伸长脖颈、舒展翅膀的冰清玉洁的白鹅。但是,马某某发现经营字画买卖的某工贸公司网站,在2016年发布了文章《金城——中国近代画家高清作品欣赏》,介绍了清末民初的著名画家金城的生平、履历,并展示了代表画作,其中一幅画叫作《白鹅》,与《鹅鹅鹅》在构图上高度相似。马某某认为该工贸公司在对《鹅鹅鹅》进行了临摹、篡改并署他人之名的基础上形成《白鹅》上传到网站,侵犯了其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 、信息网络传播权,要求该工贸公司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六十五万元。近期北京互联网法院经审理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马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案情回顾原告:被告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作品系对原告作品的临摹篡改属于侵权行为原告诉称,其于1984年创作了《鹅鹅鹅》美术作品,并在第六届全国美展上被评为优秀作品,该作品享有巨大声誉,价值高昂。被告对《鹅鹅鹅》美术作品进行临摹篡改,并在赝品的落款中将作者标注为清末民初画家金城,使社会公众误以为《鹅鹅鹅》为清末民初画家金城的作品。被告未获得原告的许可,亦未支付报酬,侵害了原告的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利,给原告本人及作品造成了重大损失和伤害,故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白鹅》早于原告创作的《鹅鹅鹅》 原告不享有著作权被告辩称,网络传播的涉案作品作者为清末民初的著名画家金城,该作品于2012年被收录于百度百科中,后在360个人图书馆等网络中广为传播,该作品在2007年广州迎春艺术品拍卖会中被公开拍卖,是真实存在的在先作品,原告创作的《鹅鹅鹅》不具有独创性。此外,被告负责人作为书画爱好者,出于欣赏金城及作品的原因,在浏览后进行了转载,分享该书画知识,并没有能力辨别著作权属,该转发行为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也无任何过错,且被告在接到起诉状...
2020 - 05 - 11
说明: 作为公司的HR,当收到员工的辞职信后该怎么做?有哪些细节和环节需要特别注意,才能确保后续工作稳稳妥妥的,不出任何差池?就这些问题,我梳理出与辞职信有关的风险点和实操知识,并结合工作经验给诸位HR宝宝们一些走心的建议,希望能帮助大家在工作中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一、认真审查离职原因,咬文嚼字排除“雷区”要记得!任何风险,都从文字的表达开始!Hr宝宝们在阅读辞职信时,要快速在脑海中建立一个“连接”,即将文字与法条迅速挂钩,把劳动者的离职原因和可适用的解除类型对接起来,比照后在脑海中作出判断,这辞职的后果是真的了无牵挂的走,还是会有后招“伺候”的?所以,在审查时对辞职理由要结合上下文再三思量,体察这字句后面隐含的风险。具体要注意两个方面:其一是要明确劳动者的辞职理由,即需要劳动者明确究竟具体以何种原因离职,拒绝出现模棱两可的表述,确保通篇辞职符合客观实际,不要出现不必要的歧义。比如劳动者在辞职信中提及解除理由时就四个字“工资原因”,这样的表述就很容易产生误读,有人理解为劳动者不满工资待遇水平,也有人可能理解为工资未足额支付。现实中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HR会怎么处理?相信还有很多涉世未深的HR们,未经深思熟虑,就不假思索地给劳动者盖了章,办了离职手续。对此,我只能呵呵了。实际上,这里是有风险的,不同的解读导致的后果是截然不同的,前者可能被认定为个人原因辞职,毋需支付经济补偿金;而后者如果被证实确有相关事实,则有可能被认定为劳动者属于被迫解除,劳动者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可以索要经济补偿金。天堂还是地狱,完全取决于你的细心哦!还有HR问,如果劳动者所提的辞职理由,既包括个人原因,也包括用人单位存在过错的原因,该如何破解呢?那我只能告诉你,尽量语重心长地与劳动者沟通,有技巧地引导劳动者只写个人原因的辞职情形,比如回老家,跳槽,上学等原因,剔除掉其他可能会给公司带来风险的解除理由。...
2020 - 05 - 09
说明: 转自:浙江天平近日,“手机聊天记录可作法律证据进行民事诉讼”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相关话题迅速冲上热搜。↓2019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新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该规定将自2020年5月1日起施行。依据该决定,5月1日起,微信微博聊天记录可正式作为打官司的证据。其中细化了电子数据的种类,包括5大类各种形式:(一)网页、博客、微博客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二)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三)用户注册信息、身份认证信息、电子交易记录、通信记录、登录日志等信息;(四)文档、图片、音频、视频、数字证书、计算机程序等电子文件;(五)其他以数字化形式存储、处理、传输的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信息。今后这些电子数据都可以正式作为打官司的证据啦!一、手机短信二、传真件三、电子邮件四、网页证据五、电子聊天记录六、录音七、支付宝证据八、微信证据九、电子照片十、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举证指引▌一、手机短信1、如何在法庭上出示手机短信应当庭出示,并将短信内容、发(收)件人、发(收)时间、保存位置等相关信息予以书面摘录,作为庭审笔录的一部分。举证方也可自愿申请短信公证,并将公证文书作为证据出示,此时手机短信可以不予出示。2、审查手机短信应注意哪些情况经过法院审查核实符合证据'三性'要求的手机短信,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但因手机短信存在删改的特性,一般情况下不宜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应结合其他证据予以补强,短信证据应该注意以下几点:1) 审查发、收件人(姓名及手机号码)以及发送、接收的时间;发、收件人与案件当事人之间的关系,确定双方属于案涉当事人;2) 审查手机短信的位置是否出现变动,有无中间删减的情况;3) 审查手机短信的内容是否完整,与其他证据是否有矛盾,与待证事实是否有关联;4) 必要时可申请鉴定或向电信运营商作调...
2020 - 05 - 08
说明: 同一债权上既有人的担保,又有债务人提供的物的担保,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共同过错致使本应依法设立的质权未设立,保证人对此并无过错的,债权人应对质权未设立承担不利后果。物权法第176条对债务人提供的物保与第三人提供的人保并存时的债权实现顺序有明文规定,保证人对先以债务人的质物清偿债务存在合理信赖,债权人放弃质权损害了保证人的顺位信赖利益,保证人应依物权法第218条的规定在质权人丧失优先受偿权益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案情回顾A公司向B公司(B公司为职业担保公司)借款人民币1000万,A公司以自己的4560吨水稻质押给B公司,保证人C在1000万元借款范围内为A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B公司于同日分别与债务人A公司、保证人C签订质押合同以及保证合同,以上两份合同均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后,债务人A公司将质物4560吨水稻出卖给他人。B公司在质押合同签订后从未请求A公司交付质物4560吨水稻,并且在得知A公司将质物出卖给他人后,也未积极向A公司主张以质物出卖款清偿债务从而减轻损害。另外,保证人C在得知A公司将质物出卖给他人后便立即向公安部门报案。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债务人提供的质押未设立,保证人应否在质押物优先受偿的范围内免除连带保证责任的问题法院观点其一,A公司与B公司未能诚实守信积极履行生效的质押合同义务,双方对质权未设立均存在过错,致使本应有效设立的质权未能发挥物的担保效用,过错当事人应承担不利后果。案涉质押合同签订后,A公司未向B公司交付出质的4560吨水稻,而是将质物存放于自己的仓库中,其后私自将质物出卖给他人,且未将出售所得款项清偿债务,主观上具有逃避债务、将还款责任转嫁给其他担保人的恶意,该公司对质权未设立存在过错。B公司作为一家职业担保公司,对出质人不交付质物的商业风险、法律后果以及该行为对同一债权上保证人利益的影响理应知晓,且质物水稻系粮...
2020 - 05 - 07
说明: 随着分期付款交易、分次付款交易、期货交易等非即时交易方式普遍出现,为了更好的实现合同权利,诸如大型设备、车辆等合同价款较高的交易合同中,出卖人通常会约定,买受人在未付清全部价款前,出卖人保留合同标的物所有权的相关内容。但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由于买受人未按约支付合同价款,出卖人穷尽各种办法买受人仍未付款的,最终只能通过法院诉讼索要货款。于是问题来了:如果出卖人已经向法院主张了债权请求权,发现买受人没有偿还能力,出卖人还能否适用合同约定的所有权保留制度,行使标的物的取回权?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存在争议,但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一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再审案件中,明确了这一问题的答案,我们具体来看一下这起案例。案情回顾A公司与B公司签订《汽车买卖合同》,合同约定由A公司为B公司提供104辆重型卡车,在B公司未支付全部货款前,A公司保留车辆的所有权。后B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货款,A公司起诉至X区人民法院,X区人民法院组织双方调解,最终出具了《民事调解书》。B公司在未告知A公司的情况下,将重型卡车抵押给担保公司,后因B公司未能及时履行公证处执行证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担保公司向Y市中级人民法院对B公司申请执行,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并查封本案诉争104辆重型卡车。后A公司对《执行裁定书》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同时主张对于查封的104台车辆所有权。该异议案件经Y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后,作出《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A公司的异议请求。A公司不服,上诉至Z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了原判。后A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再审程序。最高院裁判最高人民法院判决:A公司主张取回本案汽车的所有权,应予支持;A公司要求停止执行本案被查封汽车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A公司的再审请求成立,应予支持。案件解读A公司与B公司达成支付货款的《民事调解书》,并不意味A公司放弃了《汽车买卖合同》原本所保留的车辆...
2020 - 04 - 30
Copyright ©2018 - 2021 江苏元聚律师事务所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崇正路8号崇正大厦11楼
          联系电话:400-928-5178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