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928-5178
 
 
 
文章发布 Case
Case 最近案例

有限责任公司未出资股东的权利限制问题

日期: 2018-09-29
浏览次数: 72

摘要:之前我们与大家讨论过根据现行《公司法》以及司法实践经验,出资认缴制下的未出资股东的认定一般以形式要件为优先认定标准,实质要件为补充,不应以股东出资瑕疵或未出资而直接否认其股东资格并不意味着其股东权利不受任何限制股东的出资义务与其获得股权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股权的本质是股东和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既包括股东对公司享有的权利,也包括股东对公司的出资义务。今天,我们浅谈一下《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对未出资股东权利的限制问题,包括股东权利限制以及解除股东资格的机制。

(一)未出资股东的股权限制及范围分析

股东权利由参与管理权和收益权组成。股东参与管理权是股东作为公司成员参与公司意思形成的权利,通常并无请求公司为一定给付的内容,如表决权、提案权、解散公司的诉讼权等。收益权以股东获取股权收益为中心,具有请求一定给付的内容。公司红利来自股东出资,股东出资义务和股东的收益权具有手段和目的、原因与结果的直接关系,故此在对未出资股东权利进行限制时,应当将与出资义务的履行关系密切的权能进行一定限制,而不能广而泛之。

《公司法》第三十四条明文规定在公司章程未作相反约定的情况下,股东只能按照实缴份额行使分红权,而对于新股认购优先权,若其之前认购的股份出资义务尚未履行,当然不能允许其认购新股,否则其出资的范围扩大,公司的“亏空”增加,公司和其他股东的风险也愈来愈大对此,《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做了相对详细的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该股东请求认定该限制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由此深入分析,对于未出资股东的收益权应当依据法律的规定进行合理限制,而对于参与管理权不应作严格限制。一般来说股东权利实质上是一种成员权,其基于股东身份而享有相对应的权利,特别体现在参与管理权方面。从股东出资关系的联系来说,参与管理权的享有不直接关涉财产内容,与出资义务的履行联系相对较远,故而对于具有股东资格而仅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其享有的参与管理权原则上不应限制。

(二)表决权的特别限制考虑

对于属于参与管理权核心的表决权,基于实践中的事实情况应当另作特殊性考虑。从相对的功能意义上看,表决权是一种控制权,具有工具性质。股东凭借表决权的行使选择或罢免董事,从根本上选择公司的运营方式。出资的股东虽然要承担违约的责任,但其投资的风险要明显低于已出资的股东,对公司的关心和投入通常也不如实际已经出资的股东,如果让没有出资的股东通过表决权的行使控制公司,将不符合利益风险一致原则,也不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但是如若 “一刀切”式剥夺股东的表决权则也会脱离实际,有矫枉过正之嫌。据此,在司法实践中上海中院在“上海万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宋余祥与杭州豪旭贸易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例中,提出当某一股东与股东会讨论的决议事项有特别利害关系时,该股东不得就其持有的股权行使表决权,这也是从利益相关性因素考虑表决权限制。对此,笔者认为对于处理一些与未出资股东直接利益相关性较低且不足以构成可能操纵表决权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权益的情形,为了保障公司经营的稳定、交易的安全性以及利益与风险一致性,股东的表决权原则上不应予以限制。但由于事实情况的复杂性,司法实践中对于表决权限制的具体认定还有待依据事实与法理的进一步综合衡量与探索。

(三)对未出资股东的除名权机制

基于稳定公司运营、保护已履行出资义务的其他股东利益、维护交易秩序的立场,《公司法》除了对瑕疵出资股东应承担的违约责任进行规定以外,《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还赋予公司对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的除名权,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在前款规定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在判决时应当释明,公司应当及时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者由其他股东或者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在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者其他股东或者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之前,公司债权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或者第十四条请求相关当事人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由此可知,此除名权的行使必须具备法定条件与法定程序,同时对于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则不应当适用此除名权的规定。


Case / 相关案例
2020 - 10 - 16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网络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企业家瞄准“互联网+”,希望将自身业务线上化以获得更多客户。而出于成本考虑,很多企业将相关业务委托软件公司、互联网公司,由其代为开发。那如何签署软件著作权委托开发合同才能更好地维护企业权益呢?2016年2月28日,诚诚公司与蓝码公司签订《软件开发合同》,约定由诚诚公司委托蓝码公司开发“益民约车软件”。诚诚公司根据合同约定分三次向蓝码公司支付软件开发费用3...
2020 - 09 - 09
秦某于2012年7月2日进入南京某公司工作,双方最后一期劳动合同期限是自2013年7月2日起至2014年7月1日止。2014年6月10日,南京某公司向秦某出具“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载明:您与我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将于2014年7月1日到期。经公司研究决定:该协议到期后,我公司将不再与您续签。秦某工作至2014年7月1日。2014年8月18日,秦某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以及一审法院...
2020 - 06 - 29
智能手机等通讯设备已成为泄密的重要源头之一随着社会对知识产权的不断重视,《保密协议》也成为企业商业合作过程的“标配”。在智能手机流行的当下,其既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也可能成为泄露商业秘密的源头。所以,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要求员工不得将手机带入工作场所。今天这篇文章,就让我们来看看企业能否要求员工不得将手机带入工作场所。案情回顾杨某于2008年2月18日入职某音箱公司,从事调试机器技术工作。双方于20...
2020 - 06 - 24
最近,一家名为“今日油条”的餐饮店在网上“爆红”。红白配色、醒目的“头条”,让“今日头条”的logo十分具有代表性。粗略来看,除了“油”字以外,与“今日头条”别无二致。那这样的设计,侵权吗?1仅就“今日头条”本身而言,很难说是一个显著性很强的词汇。其本身是具有“今天的头号新闻”的含义的,包括在“今日头条”App开发前,也不乏新闻媒体使用“今日头条”的字眼。但随着“今日头条”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其含义...
Copyright ©2018 - 2021 江苏元聚律师事务所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崇正路8号崇正大厦11楼
          联系电话:400-928-5178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